聽過Marimekko、SouSou嗎|現存手作社團2大獲利模式

伊藤尚美、古家悅子都是nani-IRO 的設計師

 

有一陣子路上手作商品招牌林立,舉凡手工麻糬、手作皮鞋,最後連地瓜球、雞排都標榜手作,好像標榜手作不管賣甚麼都有了溫度,價格就可以三級跳。版Bar跟版Mar每每經過都笑著說「不是手作,難道是用腳作嗎?」只不過我猜到了這開頭,卻猜不到這故事的結局,多年後版Mar版Bar共同開創MarMarBarBar手作童衣這個品牌。

 

手作生存的空間

工廠做得又快又便宜沒甚麼不好,只是有時候會想換點口味找一些『工廠不能做,或是不願意做的』。就是這句話催生了現今的手作市場。

工廠不能作』的業務這有點複雜,因為仿冒山寨的利潤很高、沒有能不能只有敢不敢的問題。今天版bar談的是大家都守法的情況下來說,法律上不允許或是商業上不可行的。

像是北歐芬蘭Marimekko日本SouSou古家悅子伊藤尚美nano IRO名家布料都有自己的服飾或配件品牌,沒有支付一定金額的授權金並且簽定契約都是不能用它們的布料製作成產品銷售的。你沒聽錯,您在私密社團看到製成商品販售的都是侵權,產品都屬於仿冒品。比較有趣的是,當你拿製作商品銷售這檔事去門市詢問店員或業務的時候,得到的回答通常很曖昧,大意就是「我沒說不行,但被抓到不關我事」。

這個時候你一定很疑惑「這麼囂張怎麼沒人被抓?」答案是沒有來台灣設立分公司,市面上的布料都是經銷或代理批來台灣銷售,對於品牌價值並沒有守護的義務。目前版bar知道的只有日本三麗鷗有在台設分公司,私密社團甚麼都作就是不敢碰Hello Kitty這類的卡通布料,因為Hello Kitty版權是三麗鷗的,這樣子很清楚了吧!

仿冒侵權,目前以芬蘭Marimekko、日本SouSou在私密手作社團最為常見

工廠不願意作』的業務「沒賺頭,或是不好賺」簡單地說,你現在買一碼布料去工廠請他們幫你做一件衣服,然後仔細觀察對方的表情,馬上就會發現老闆臉上每個毛細孔都在笑你傻。總之,工廠製作就是要量大、製作上簡單的版型與材質。沒賺頭,或是不好賺的請你另求高明。

 

手作社團的獲利模式

依循著工廠無法接單的軌跡,手作市場開啟2種主流獲利型態一種是[類商人模式],大多採取開立私密社團的方式,以北歐芬蘭Marimekko、日本SouSou、古家悅子、伊藤尚美等nano IRO名家布料為大宗製作成商品,並且創立不公開的社團銷售商品企圖遊走在法律灰色地帶,這類型憑藉著名牌布料的知名度屬於侵權行為,風險最高卻也發展最快。

另一種就是[職人模式],單純接單訂製,依循老店傳統讓客人自選花色跟布料訂製衣著,採取一件一件製作的方式憑藉著傳統手藝與布料專業知識慢慢累積品牌形象。這類型在意手工細節與布質舒適,必須藉由口碑推廣品牌。發展的時間最久、利潤較低。

手作來了

 

這篇文章單純是版Bar觀察近年來手作衣著的變化與走向。單以消費者的觀點來說,知名設計師的品牌價格昂貴、取得不易,暫時撇開是不是山寨盜版不說,兩者之間的價差的確具有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版Bar想到多年前的毒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因為同業都使用你不使用,成本就是比人家高最後就等著被淘汰,導致你我都吃到有毒食品。如果有一天,Marimekko、SouSou仿冒品成為手作市場主流,為維持競爭力只能高價購買Marimekko、SouSou布料製作仿冒品、再偷工減料降低衣服細節壓縮成本,最後粗製濫造的版型與車工將取代精美剪裁與細緻縫紉。手作也成為製作仿冒品溫床的代名詞。

藏在版Bar心裏面的手作

當然,也有另外一群人不追求品牌知名度,單純欣賞版型細節、舒適材質,還有手作的那份獨特與溫度。綜觀來說,各有各的支持者、沒有一定好或壞各取所需而已。那麼,你是哪一種類型的手作支持者呢?

說出來不怕大家笑,版Bar從一開始作衣服想說沒人買也沒關係,我自己小孩也可以穿,只是沒想到這一作就是六年。還好直到今天版Bar還是一樣當年那個我,認真挑選布料製作衣服當作是要作給平平跟安安兩個兒子穿的;不同的是現在要對更多小孩與爸媽負責任,所以製作與選材有點稍嫌保守。在版Bar心中所憧憬的手作是充滿細節的,就像媽媽做給自己小孩的一樣充滿了愛。

 

站外連結

SouSou服飾官網

古家悅子、伊藤尚美等nano IRO商業禁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提醒您:目前下單製作天數為10-15個工作天